sentimental

随缘发文乁(๑˙ϖ˙๑乁)

【如果他们是仿生人】

◆是底特律的仿生人设定۹(・༥・´)و ̑̑

◆包含:太宰/中也/芥川/

◆ooc慎入



——【太宰治】——



一带回去就兴高采烈的抱着煤气罐问你要不要一起殉情,你吓得当场把他关掉并且开始思考自己买了个什么玩意回来,这件事对你的心灵冲击太大了以至于你好一阵子没缓过来。

重启后他哭丧着脸告诉你那是他逗你的,于是你好几天都不想跟他说话,不管他一头栽进自家后院的水池也好,用湿哒哒的手去戳通电的插座也好你都无动于衷,其结果是一笔巨额的仿生人修理费用,你想把他掐死。



对于仿生人来说他过于活跃了,你曾见过他去跟路边的人类女性搭讪,不用想你都知道他会说什么,于是事后你让他把太阳穴处的软体指示灯给抠掉了,你可不想看着他搭讪还得去阻止,这样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不会被街上的抗议人士攻击,所以你把他放养了,但是在这之后他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越来越肆意妄为,只要别捅出什么大楼子你都懒得管,因其太折磨人了。



他有一个不得了的爱好,时不时能看见他在后院的树上一边上吊一边哼歌,明明这样对他来说根本没伤害,你也不会去管,只要别拿着刀子往自己身上戳,那修理费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他这个爱好到底是怎么养成的?为什么你买回来仿生人热衷于自杀??你一直想带他去做一次全面的检修,却止步于贫穷。

好像大部分钱都用在修理费上了……


——【中也】——



买他的时候店家送了一顶黑色的帽子,说是附属品。他的体型有些矮小,发色给人一种不良少年的感觉,你还真没见过那个仿生人的发色这么跳的,一直想让他变个颜色,在你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发色比较好,要不都变一下看看之后,他脸色不太好的问了你一句:“你不喜欢现在这样吗?”

而他的表情在你眼睛的滤镜下变成了委屈,之后你再也没提起过这事。



你告诉他需要在晚上十二点去公司接你,便放心的把他留在了家里,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他迟到了,身上带着专属于仿生人的蓝血,你去调查了附近的监控,以破坏私人财产为由免掉了一笔修理费,后来你才知道他是故意被试图尾随你的人弄伤的。

你仿佛失魂了一般不停的跟他叨叨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做了,看着你一脸悲痛捂着心口的样子,他以为你是在担心他的安危,然后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抱住你。

之后你每次看到他都是走流程:脸红,转身,不是跑上楼就是溜大街上去。



他申请过一次假期,那个晚上他没来接你下班,你才发现你已经习惯他的存在了,孤零零走回家的你难免有些消沉,但在你推开家门的一瞬间你看到的是端着一盘烤火鸡的他,与餐桌上摆放整齐的餐具与蜡烛,你热泪盈眶的上去抱住他。



“感谢你,让我成为这个家的一员,感恩节快乐。”他轻轻在你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你发现了他不同于其他仿生人的那颗细腻的心。


——【芥川】——



他是你在网上购买的仿生人,因长时间未领取被送到家门口来了,你这才想起来你买了个仿生人,但在你看到他的眼神后……

你只想退货,你觉得他可能想搞死你然后继承你的财产,但那家二手店标注了一经购买既不退换,你开始思考自己为啥要买,为啥评价这么高。



他直接掀被子叫你起床的方式与直接堵上水管的修理方式让你跟加确信了他是个暴躁的仿生人,事后还一副自己干的不错的样子,你可算知道为什么不能退货了。

你发现他对待某些事情过于认真了,比如饮食,他会告诉你不要浪费食物,什么合理膳食,营养均衡,等等一大堆像在听数学老师讲课一样的内容,他会很执着的拉着你跟你讲,当然你根本没听进去。



曾扬言要教你防身术,你哀嚎着说不要,嚷嚷着有他保护为什么要学防身术,互怼了几句后他怎么弄都无法把你从树上抠下来便威胁你:“你不下来晚上就等着吃树皮吧”。

一开始你是不信的,直到晚上你看到餐桌上的一堆树皮,蒸的烤的炒的炖的应有尽有,你满头问号的盯着他,他轻咳了几声:“如果你想吃,在下还有很多。”你望了望家门口用麻袋装的满满两袋树皮,从此踏上了学习防身术的旅程。

之后你买了本《烹饪大全》,你要让他失业。


很潦草ʕ̢·͡˔·ོɁ̡̣
是指挥官(男)把里的某个东西弄坏后的场面

【烟】

◆陀思/太宰/中也/芥川



◆ooc属于我







——【陀思】——



你坐在屋顶边缘,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嘴里叼着一支烟,俯视着夜空下万千灯火的横滨。



“今晚的风有些冷了,只穿这么点,感冒了难受的可是你”陀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扭头看向他,一条灰色的毛毯披到了你身上,你下意识扯了扯毯子调整位置,毛茸茸的东西摸起来都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舒心感。



“我觉得您应该担心一下自己”你露出浅浅的笑容,风吹得你的头发有些乱,陀思慢悠悠的坐在你旁边,看了眼你手里的烟,然后扭头打了个喷嚏。



“我当然清楚什么是该避免的,比如在楼顶吹风”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你听一样,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却完全没有起身离开。



他这个体弱多病的家伙肯定受不了楼顶的风,你叹了口气去拉他的手想把他带到室内去,他也任你拉,只是刚走没几步他就抓住你的手腕举了起来。



“小姐,为了这么脆弱的我,这种东西还是别再接触比较好”陀思抓住的是你夹着烟的手,从手腕到掌心,最后十指相扣,你的烟也顺理成章的掉了。



——【宰】——



你怀里抱着薯片看着电视,时不时往太宰那边瞟,你看准了一个时机丢开薯片就开始点烟,可惜刚点燃的烟都还没送到嘴边,太宰就从沙发后面探出头来喊到:“灭了!”



你吓得手一抖,太宰趁机抽走你手上的烟扔进了垃圾桶。



“小姐是想让我搜身,还是自己交出来呢”太宰扒在沙发靠背上,褐色的眼睛眯了起来,笑得一脸温软无害。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你与他对视了几秒后有些不甘心的从怀里掏出来一盒烟交到太宰摊开的手上。



“那是因为小姐藏的地方太容易猜到了”太宰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胶水,他正在往烟盒里灌……



“等等太宰你在做什么?!”你有些心疼的看着一盒烟就这样被毁掉了,想去抢的手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太宰正拿着一捆被粘在一起的烟,一手拿着打火机。



“烟果然还是这样抽才过瘾”太宰拿着那冒着浓烟的东西,坐在沙发靠背上优雅的翘着二郎腿,好像自己手里是杯名贵红酒一样,你怀疑太宰想把自己呛死。



“不那样根本不能抽吧!!?”你蹦起来去抓太宰手上的烟,不料偏离了目标整个人往沙发后面扑过去,疼痛感并没有袭来,你微微睁开眼抬起了头,对上的是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他指了指自己的嘴。



“小姐不妨换一种方式来阻止我”



——【中也】——



海面折射出粼粼波光,时不时能听见一声船鸣,你漫步在海边,摸了摸口袋拿出烟盒发现已经空了,便有些无奈的揣回了兜里,正愁没烟抽的你瞅见了扒在护栏上的中也,于是你走过去跟他扒在一块顺带抽走了他手里的烟。



“晚上好,中也”你看着中也一只眉皱着一只眉上挑,张开的嘴就差发出“哈?”的声音了,却在看到来人是你后表情逐渐转为平静。



“啊晚上好,你不会要抽我的烟吧…”中也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护栏上,盯着你那只拿着烟缓缓向嘴边移动的手。



“我正打算这样做,因为我的烟抽完啦”你笑嘻嘻的望着他,拿出空烟盒晃了晃。



“但也不能抽我抽过的吧,你……”中也再次看向你时你已经把烟叼在了嘴里,他愣了愣一把夺走你手里的烟喊道:“喂你还真的抽啊!”



“没办法啊,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又太远了,我可不想为了一包烟而增加我的运动量。”你一脸困扰的摆着手,耸了耸肩。



“啊对了,我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性接吻了呢”你豁然开朗一般的说着,头靠在盘在护栏上的手臂上。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中也别过头压低了帽子,他的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而那张避开你视线的脸有些泛红。



——【芥川】——



你一手挡风,一手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不远处因爆炸产生的灰尘里逐渐显现出了人影,伴随着咳嗽声。



“烟会麻痹神经,且对身体无益”芥川凌冽的眼神直视着你,他笔直的站定在你身旁,似乎在等待你的回答。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不过只抽一支的话应该没什么吧?”你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问道,但他那双能把人瞪死的表情看得你有些发慌。



“随便你,但这些我就拿走了”芥川头也不回的走了,你有些疑惑的望着他,发现他那名为“罗生门”的异能已经顺走了你身上的烟盒。



“啊我可以要求补偿我的损失么……”你抬头望天小声哀嚎着,欲哭无泪,面对着这样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动手的上司你真的不敢有任何意见。



正当你愁眉苦脸思考着怎样保护好自己的烟盒时,一条黑色的东西拽住了你后颈的衣领把你提了起来,然后下一秒出现在你眼前的是芥川的脸 ,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你手上唯一的一支烟被没收了。



“???”说好的抽一支没问题呢?你看了看自己手,又看了看芥川,活像个零食被没收的小孩,就差没哭出来了。



而芥川突然塞了一袋东西给你,然后把你放到了地上,你打开袋子一看,土豆、胡萝卜、番茄……



感情这就是补偿???他从哪里来的这些东西?你表情怪异的瞅了芥川一眼,在看到他的表情后你愣住了。



芥川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眼神游离着不知道放在哪里,借助一旁便利店的灯光你看到了他泛红的脸。



“走了”





可惜赶明中也就会发现珍藏的酒被太宰捞走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ʕ̢·͡˔·ོɁ̡̣

尝试画宰~

乁(๑˙ϖ˙๑乁)

“让你费心了”

行了我就是从这里开始沦陷的。

【痛】



◆内含:迈叔/兔妈/夹夹/小叮当



◆写到后面有点赶



◆有偏心





——————————





【迈叔】



——他走路没有声音,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你身后,取走你生命中的最后一秒。



你半蹲在墙后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全神贯注的盯着楼梯口,注意着任何一丝动静,那个带着面具穿着灰蓝色工装的男人并没有出现在你的视线中,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你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轻拍胸脯长呼了一口气,刚往前踏出一步一抹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你的视野中,你条件反射转身逃跑,随即一只宽大的手捂住了你的嘴,匕首穿透了你的胸膛,血滴在地上滴答响。



“为什么…要逃,和我永远在一起,好吗”迈克尔.迈尔斯沙哑的声音在你的耳畔响起,但你的耳朵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了,在你失去意识之前,你清晰的感受到身后的魔鬼轻吻了你的脖颈。





——————————





【兔妈】



——轻快的哼唱,死亡的旋律;骨头粉碎的声音,钻心腕骨的痛。



每次听到一阵女声的哼唱你都会紧绷着神经分辨她的方位,但这次,你判断错误了,斧头从右上角砍下来,你连走带爬的往左跑,火辣辣的疼痛从后背传到各个神经,你踉跄跑了几步才稳住重心,要是再慢个几秒或许半边身子都会被砍掉。



你喘着大气在森林里跑着,逐渐开始体力不支,但哼唱声紧追不舍,不能停下,你这样想着往后看了一眼,一把斧头飞过来砸进了你的右肩,劈断了骨头砸进树内,你被钉在了树上,鲜血染红了你的肩头。



安娜走到你身前停止了哼唱,她一手抚摸着你的脸,撕开你的衣服一边喃喃道:“多么美丽的生物。”





——————————





【夹夹】



——这里布满了陷阱,没有人能完好无损的逃掉



你永远想不到哪里会有那个怪物布下的陷阱,茂密的草丛或是窗户之下,即使知道他的习性但你还是会中招,但这次你运气好,挣脱了脚上的捕兽夹,但是拖着断裂的脚逃跑折磨得你够呛,疼痛带走了你所有的注意力。



你再次踩到了捕兽夹,同一只脚,你瘫坐在地上,那只脚已经彻底断成两段了,甚至已经血肉模糊,你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近,绝望感在你心中蔓延开。



“别走,留下来陪我。”男人坐到你的身后双手环上你的腰,炽热的呼吸拍打在你的后颈处,同时留下了咬痕。





——————————





【小叮当】



——你听见钟响了吗,那是死神的丧钟


那钟声犹如重重砸在钢琴上一样,每次重击都让心为之一颤,同时也是警钟,灰色的死神逐渐显现出他原本的样子,趁着这段时间你甩掉了他,正当你觉得有些轻松的时候,一个转角,同时伴随着钟声,你再次遇到了他,你失去了右眼,血顺着你的脸颊流下。


正当你痛苦的时候,灰色的死神丢开武器捧住你的脸颊,白色的双眼注视着你,他轻吻了那只完好无损的眼睛,然后你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把你的身体也给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