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让你费心了”

行了我就是从这里开始沦陷的。

【痛】



◆内含:迈叔/兔妈/夹夹/小叮当



◆写到后面有点赶



◆有偏心





——————————





【迈叔】



——他走路没有声音,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你身后,取走你生命中的最后一秒。



你半蹲在墙后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全神贯注的盯着楼梯口,注意着任何一丝动静,那个带着面具穿着灰蓝色工装的男人并没有出现在你的视线中,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你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轻拍胸脯长呼了一口气,刚往前踏出一步一抹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你的视野中,你条件反射转身逃跑,随即一只宽大的手捂住了你的嘴,匕首穿透了你的胸膛,血滴在地上滴答响。



“为什么…要逃,和我永远在一起,好吗”迈克尔.迈尔斯沙哑的声音在你的耳畔响起,但你的耳朵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了,在你失去意识之前,你清晰的感受到身后的魔鬼轻吻了你的脖颈。





——————————





【兔妈】



——轻快的哼唱,死亡的旋律;骨头粉碎的声音,钻心腕骨的痛。



每次听到一阵女声的哼唱你都会紧绷着神经分辨她的方位,但这次,你判断错误了,斧头从右上角砍下来,你连走带爬的往左跑,火辣辣的疼痛从后背传到各个神经,你踉跄跑了几步才稳住重心,要是再慢个几秒或许半边身子都会被砍掉。



你喘着大气在森林里跑着,逐渐开始体力不支,但哼唱声紧追不舍,不能停下,你这样想着往后看了一眼,一把斧头飞过来砸进了你的右肩,劈断了骨头砸进树内,你被钉在了树上,鲜血染红了你的肩头。



安娜走到你身前停止了哼唱,她一手抚摸着你的脸,撕开你的衣服一边喃喃道:“多么美丽的生物。”





——————————





【夹夹】



——这里布满了陷阱,没有人能完好无损的逃掉



你永远想不到哪里会有那个怪物布下的陷阱,茂密的草丛或是窗户之下,即使知道他的习性但你还是会中招,但这次你运气好,挣脱了脚上的捕兽夹,但是拖着断裂的脚逃跑折磨得你够呛,疼痛带走了你所有的注意力。



你再次踩到了捕兽夹,同一只脚,你瘫坐在地上,那只脚已经彻底断成两段了,甚至已经血肉模糊,你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近,绝望感在你心中蔓延开。



“别走,留下来陪我。”男人坐到你的身后双手环上你的腰,炽热的呼吸拍打在你的后颈处,同时留下了咬痕。





——————————





【小叮当】



——你听见钟响了吗,那是死神的丧钟


那钟声犹如重重砸在钢琴上一样,每次重击都让心为之一颤,同时也是警钟,灰色的死神逐渐显现出他原本的样子,趁着这段时间你甩掉了他,正当你觉得有些轻松的时候,一个转角,同时伴随着钟声,你再次遇到了他,你失去了右眼,血顺着你的脸颊流下。


正当你痛苦的时候,灰色的死神丢开武器捧住你的脸颊,白色的双眼注视着你,他轻吻了那只完好无损的眼睛,然后你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把你的身体也给我吧。”


 

—————————


是和列表的沙雕对话

【史蒂夫x你】





◆ooc有



◆渣文笔注意



◆你与他是恋人关系



————————————



清晨,你睁开眼,朦胧中看到史蒂夫赤裸着上身,你瞬间清醒了大半,揉了揉眼睛,史蒂夫已经套上了一件蓝色的衬衫,而且正看着你。



“史蒂夫你真好看”你脸上挂着笑容说道,没有什么比一觉醒来看见自己爱的人在身边时开心,而你脑子里却在想别的东西。



你望着史蒂夫一颗一颗的扣好纽扣,坚实的肌肤慢慢被遮住,但是即使是宽松的衣服你也能看见那隐约可见的胸肌,如果,如果是你在亲手给他扣纽扣,或是解开……



“罗拉,赖床可不是个好习惯”史蒂夫已经走到了你身前,他弯着腰说得非常认真,而你想实践一下那个想法。



“那史蒂夫,你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吗”你伸出手比了一个手势,为了表达这个要求有多么的简单



“什么要求?”史蒂夫轻笑一声,有些无奈,你总是会有一些奇怪或是难以实现的想法,即使他想拒绝,但在你的“威逼(撒娇)”下还是败下阵来。



“我想帮你脱衣服”你兴致勃勃的掀开被子坐在床上,双手蠢蠢欲动,史蒂夫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要求?”他有些哭笑不得



“我脱了会再帮你穿上的,快答应我嘛”你期待的望着他



“好吧,我亲爱的女孩”史蒂夫一答应你就立起了身子跪在床上开始解他衬衫的扣子,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你解得很慢,就像慢慢拉开一件艺术品的帘子一般。



这种感觉有些奇特,你见过许多次史蒂夫在你面前脱衣服,或是出浴时的样子,当真正你亲手给他脱衣服时,你脸红了。



他的胸肌慢慢展露在你的眼前,两座山峦之间的鸿沟清晰可见,直到看见小腹间紧密相连的山包,噢天哪,这绝对比接吻要刺激,你这样想着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然后你终于把持不住的,捂住了脸,且心脏在疯狂的做原地跳跃运动。



史蒂夫看着你的迷之行为已经在心里打了无数个问号,又因为看到你为自己的行为而害羞感到可爱。



“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想脱我衣服吗?”



“因为……因为纽扣被一颗一颗解开的过程,很诱人”



“那下次换我来吧”



“好……不是,什么?”



“换我来解开你的纽扣”






【艾利奥特—海边的相遇】

◆“你”是男生

◆渣文笔注意

◆没攻略艾利奥特,以下全是脑洞产物

◆ooc属于我








稍微,有些孤独呢,你坐在海边这样想着,海浪拍打着你的脚,猫在怀里熟睡着,你轻轻的用手抓拂过它的毛,享受着日落的余晖。



艾利奥特今天没有泡在酒吧里,他在沙滩上看到一个人,那人的发丝随着海风在飘动,轮廓在日落的光辉下镀上了一层金边,似乎隐隐约约能听到悦耳的口哨声。



艾利奥特走上前,那人紫色的双眸中映着日落的暖色,冷热的交替显得那双眼睛格外吸引人,他能看出这不单单是色彩上的美丽,那双眼睛里还有许些复杂的情绪,你停止了吹口哨,艾利奥特连忙移开视线看向海平线上的太阳。



“艾利奥特,你也来欣赏日落吗?”你看着这个长发及腰的作家,他刚刚是在看自己吗?不…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是啊,但是不管多美的东西,人总有腻的一天不是么”艾利奥特不敢去看你,死死盯着海平线,直到你转过头去他才用余光看着你。



“我到蛮享受这种感觉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与我在沙滩上喝酒么”听到这句话的艾利奥特看向你却是四目相对,他有点不敢相信,而你只是随口一问。



“不过,不一定要现在”你连忙解释到,想到现在身上也没有酒。



“就现在吧,我去拿酒”艾利奥特转身向海边的木屋走去,他原来住在那里吗?略显寒酸的木屋,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你还以为是被遗弃的仓库。



你把猫咪抱到了木屋附近用石头搭起来的火堆处,趁艾利奥特去拿酒的时间捡了一些木头和树枝,等他出来的时候,火堆已经点燃了,一旁还有续燃的木头,艾利欧特坐到了你旁边,把酒箱放到你们中间。



“每一种酒我都拿了几瓶,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别客气,就当我请你了”艾利奥特说着拿了一瓶拉菲,但却迟迟没有打开,似乎在等着你做选择。



“我喜欢朗姆酒”说着你拿了一瓶朗姆酒,见他没有拔掉木塞就凑近艾利奥特帮他拔掉了,此时表面平静的艾利奥特内心已经掀起了巨浪,因为他闻到你的头发有一股花香,不靠近还真的闻不到,这股味道竟让他心痒痒,艾利奥特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在加快,他的瞳孔微缩,脸上还有些微红,好在天色不亮。



你举杯示意,艾利奥特碰了一下瓶子便开始喝了起来,他想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下,你们一边喝一边聊,直到太阳完全沉入海平线,只看得见夜空,与点点繁星。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酒,住在海边是为了寻找灵感,远离喧嚣,虽然过得并不富裕”酒箱已经被艾利奥特放到了一边,现在你们之间没有任何阻隔,或许是酒精的影响,他开始说起自己的事。



“城市里机械般的生活让我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和乐趣,每天过得都一样,这样的生活让我倍感压力……于是我到这里来,接管爷爷最后留给我的东西”你看了看艾利奥特,神色复杂,大概也想找个人倾诉吧。



“希望你能找的自己想要的”艾利奥特注视着你,放下了手中的酒



“那我也祝你,能找到灵感的源泉,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你躺在沙滩上,看着夜空,听着海浪与木材燃烧的声音闭上了眼。



“现在,已经找到了”从艾利奥特看到你坐在沙滩上的背影后,他就已经找到了。



“那你灵感的源泉是什么?”



“是你”



意识流摸鱼-v-

P4是V被维吉尔桶,虽然是看着处决招式画的,但是画得很近∠( :*」∠)_